柳冠中:我国制造业企业设计创新机制研究

前言:

我们将来不可能都围绕商业模式,都去做商人,总要有人着眼国家未来。如果一个民族都看着脚底下,没有人仰望星空的话,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五千多年的华夏文明和民族文化,传到我们手里我们不可以只看眼前,只看到权力只看到金钱,必定要有人看到未来。

作为设计师,你将为什么而服务?哪里才是我们设计师的主战场?是企业,还是社会?关于我国制造业企业设计创新机制研究,是为了让大家了解目前中国制造业的状态,了解自身的人才规格跟主战场——制造业能否配套。

认识“工业设计”

大洋彼岸的英国提倡创造、创业、文化创意产业,打算仅进行创意产业,而由中国代工制造。后来却发现这行不通,因为两者根本分不开,因此英国提出了重振制造业的计划,而我国却将大量的金钱和项目集中在文化创意产业上,制造业的发展滞步不前。即使在改革开放后的几十年发展,我国的工业在很多领域上依然很落后,只是简单粗放的、被动的、被国际战略分工的,一种加工型的制造业,而不是一种完整的制造业。

而工业设计是如何诞生的?大家所了解的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而工业设计的发展却在德国,因为当时英国从上层社会到底层工人都反对工业革命,而德国看到了工业革命的发展潮流,建立起了“德意志制造同盟”。他们在工业革命后找到了正确的机制,建立一个横向合作的社会链——工业社会。这就是“工业设计”能持续创新之存在的“社会经济结构”——“机制”或曰“土壤”。其影响不仅在德国,而且在欧洲普遍传开,丹麦、英国、瑞典等国都在1911—1915年先后建立了类似于“制造同盟”的工业设计组织。

从“经济学”角度而言:大工业社会“分工的细化”,在大批量生产前,有一种机制能“横向协调”各工种之间的矛盾,以整合工业社会化中“需求、制造、流通、使用”各利益环节的“关系”。这种考虑系统整体利益的理论、方法、程序、技术和管理以及社会机制的活动,统称“工业设计”。

从“社会学”角度而言,工业设计是人类总体文化对“工业文明”思想的修正。工业设计是将工业生产引入社会文化体系的全过程,它的核心成果是创造工业产品系统的“社会文化价值”的关系。

                       02-第八界华帝大赛(专家论见)-1011

我从80年代初就强调过:设计不仅是一种技术,还是一种“文化”。由此引申出:设计是一种创造行为,是“创造一种更为合理的生存(使用)方式”。

从经济学(供需)和社会学(人性)融合的角度说,是在逻辑层面对“人类欲望”与“可持续社会发展”原则的结合。“工业设计”是工业时代一切设计活动的观念、机制、方法和评价思路。而设计师的责任就是“创造一种更为合理的生存使用方式”,是解决工业化社会中“制造和受众需求”以及“社会各工种、各专业、各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从而以“生产关系”的角色优化工业化系统中各环节要素的合理匹配以提升社会生产的效率。这就是“生活方式说”的原理性,通过设计引导社会的健康合理公平可持续发展。工业设计产业是为了“协同、重组知识结构、重构社会型产业链,以整合资源,创新产业机制,引导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公平、可持续生存发展的需求”。

而为了解决协调可持续发展、产业链、社会健康发展等各方各面的关系,考虑到这一点的正是系统整体利益的权衡,系统整体利益的理论、方法、技术以及管理都贯穿在工业设计始终,所以工业设计绝对不是大家所理解的工艺品的设计。那是停留在表面的,结果仅仅体现在工艺品上。而系统整体利益的思考方法和原则,是协调矛盾、协调关系、协调各个工种,各个专业,各种知识的矛盾的,是解决实际问题的。打个比方来说,我们任何一个产品,比如盛水的器皿,客户叫它杯子也好、叫瓶子也好、甚至叫桌子都好,但它从抽象的角度,从理论的高度来认识,它在工厂里被叫做产品,它是一个社会概念,是解决制造矛盾的,到了商场上还是这个杯子,但是它被叫做商品了。那商品解决什么,是流通问题。到了家里是什么,它还是个杯子,但被称为用品了。用品又有了别的概念,它解决使用问题。明天敲碎了,在垃圾箱了,还是个破被子,但它已经被命名成什么了?叫废品。所以工业设计师是做什么的?是制造、流通、使用跟回收的综合处理方案。那就是你们在学习的,工业设计的一个基础,你还要懂得造型,会促销,会解决制造问题,会解决适合老百姓的口味问题。所以设计师不容易当,你就要学会了解我们设计的本质。虽然我们表面设计一个杯子,实际上它是一个解决制造矛盾、解决流通的矛盾、解决使用的矛盾、解决回收再利用的矛盾,这是我们讲的,这是一个系统,这是一个基于设备整体利益的系统性考虑。

而工业设计对工业制造企业有何作用?可以制造产品差异,解决产品同质化问题;可以创造产品附加值和沉淀企业品牌价值,创造产品象征意义,建立“品牌实质”;可以使技术市场化;可以构建社会协同创新机制,实现“产业创新”和“社会创新”。

政府为了促进工业设计产业发展,关键是要促进其产业链、机制和体系的建设。而工业设计产业化有着四个基本阶段,即生产化阶段、规模化阶段、市场化阶段、战略化阶段,我国目前正处于规模化阶段,因此,扶植企业工业设计能力建设是阶段性政府工作的重心,同时需要尽早规划工业设计产业在我国“战略布局”中的角色,才能更快更好地促进工业设计产业发展。

当代大学生如何学习设计

02-第八界华帝大赛(专家论见)-101

作为学习设计的学生,需要掌握的知识很多,范围很广,我们应该学会如何自主获取知识,管理知识,通过自身独立思考内化成为自己的学识,组成系统。同时要能够表达知识,表达你的理念,让别人能听得懂,愿意接受你的观点。就如德国200年前的教育宣言: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人们适应传统世界,不是着眼于实用性知识和技能,而是要唤醒学生的力量,培养他们自我学习的主动性,抽象的归纳能力和理解力。以便使他们在目前无法预料的种种未来局势中,自我做出有意义的选择。因为设计是为了创造更合理、更健康的生存方式,而社会的任何进步,首先是品行道德、社会风俗、政治制度的进步,让学生在教育中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学会思考,让设计师懂得取舍,未来的发展才能更有希望。面对当前的生态问题,当代中国社会的“设计审美”取向严重偏移:以多为美、以大为美、以奢为美,感官刺激的时空符号取代了启迪精神家园的艺术,设计师需要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引导、创造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这不仅仅在于发明新技术、新工具,而在于善用新技术,带来人类视野和能力维度的改变,调整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开发我们的理想,提出新的观念、理论。设计才是人类未来不被毁灭的智慧。

如何调整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譬如我们习以为常的“墙”,与材料供应商的和承办工程的人相比,墙在设计师眼中是完全不一样的。墙是什么,墙可以是任何东西,墙可以任何东西都不是,但是墙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以是保护,可以是隔绝,可以是象征,也可以是秘密,也可以是生活气息,也可以是挑战,也可以是沟通,也可以是暗示,这是设计师的思维方法。把墙抽象为一个名词,一个符号,我们就能超越名词,回归本质。长城在两千年前是什么,是为了阻绝匈奴侵略的军事建筑,现在成了什么?友谊的产物。朗香教堂——一个有名的设计师所设计著名建筑,墙通常是用于阻挡光线的,他把墙设计成组织光线的介质,使它产生教堂的神秘感。他并没有遵循哥特式风格,没有去做琼楼顶子,更没有做数目繁多的画窗,而是创造性地定义了墙,由此创造了神秘的气氛来体现教堂的本质。在中国的园林中墙更说明了这一点。墙不是终点,墙不是结束,墙是一个空间的开始,墙是通向另一个空间的引导,墙成为了连通的媒介。在我们设计师头脑里面墙可以做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藉此来表现你的心情,我们甚至可以讲墙有阳光的味道。人类的本质是亲近大自然的,有了墙,隔绝了人类和大自然,因此墙要开门开窗,设计就由此开始了。因为有了矛所以要盾,因为有了盾所以要矛,设计恰恰就是这种悖论,设计正是反其道而行之,我们更不会被物被材料所束缚,这样才能提出新的观念、理论。

02-第八界华帝大赛(专家论见)-1011a

追寻设计的目的

设计强调的不是功能和形式,因为功能和形式是拆不开的。设计更应该追求的是目标,要实现设计的目标首先要解决实现目标的前提——建立目标系统,也就是外因。我们总说设计的功夫在设计之外,而不是设计本身,只有把设计外的因素弄清楚了,你才能提出实现目标的限制,这就是目标系统。当建立了目标系统,设计师就已经给设计作了定位,设计师知道矛盾在哪,就可以选择组织材料、技术、形式,所以目前我们中国的设计缺的就是“实事”,缺乏研究世界,研究外因的实事求是,而习惯设计伊始就研究功能、形式、技术或者材料,这永远只能做改良设计。而开发性的原创设计在外部因素,这恰恰是我们中国设计师最缺乏的。

在此我提出两个概念:服务链和产品链。我们目前打造的是产品链,国外打造的是服务链。产品链支撑着市场观,而这个市场观并不是真正的market,是商场观,好卖的东西,我们把他叫做市场概念,它是以生产规则来定义市场的,企业生产线已经被决定,只能被动地定义市场,满足市场。而国际上,整个设计界,包括企业正在接受市场需求支持下的服务观——研究用户的潜在需求,定义用户的服务创新,是创造市场,而不是满足市场,是服务链的创新。他研究的是用户,他研究的是动词行为,研究的是限制动词表述动词的外因,来开发全新的服务,这正是我所讲的事理学,这两者完全不同的观念、体系、方法,这正是创新的转型关键,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当我们大家关注的都是利其器,忘了评价利与不利的标准是什么,是做什么事,看做什么事,杀鸡不用牛刀,不杀鸡,切个蛋糕也要用牛刀,都要追求高科技,为什么?要明白物和技术永远只是实现目的的手段,它是被选择、被组织的,而我们却忘掉了目的。做不同的事、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不同人他所需要的条件是不一样的,所以说事是塑造、限定、制约物的一个外部因素,它跟我们的目的没有关系,但是我们眼睛要看到实际看不到的东西。因此设计的过程是实事求是,设计师首先要探索,设计的评价点和金钱、技术没有关系,他是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照发生不一样的事,依照不一样的需求,对一个东西的提出完全不同的评价点。

未来我们应该如何发展工业设计,针对目前我国的工业设计体系,必须植根于社会,必须要植根于现代工业化的进程,必须要有自身独立的创新队伍,要和国家或者区域性的设计平台或者设计园区,这些设计谷的大数据或信息的中心连接起来。随后要争取国家政策的支持,使我们能够开花结果。在我们的转型过程中,仅仅是体系的建设,就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去完成,因此这不能光靠一个企业。所以在国家,或者重大领域中,决策部门要推广设计思维方法,抽象地进行提炼,把握事物的本质,以此来影响决策者,政府要和我们的企业共同努力,将来一定要让我们的一把手参与进来。

建立我们区域的集成创新设计研究机制,对地区的结构做研究,提出地区的发展和战略,这是根据北京的和广东南海的研究中心策划的一个模式,这个机构必须有专业的团队和管理团队,建立战略制度,吸收各种人才,通过平台汇集地方和国际资源,培育发展当地的产业。衡量园区必须从四个方面来评价它是否健康:对地方经济的贡献,对地区的服务能力,园区的发展潜力,以及园区具备的吸引力。我们同时要建立区域政府的平台,建立设计信息知识库、生活方式的形态模型库、以及材料图书馆,建立一个设计评估体系,积极地引导建立单位或企业部门协同之间的支持体系。

要做到用设计的表达来完成这个转化过程,在企业战略决策可视化和传播方式的创新中以及协同创新设计实验中心等等,要将协同创新设计研究作为高端的平台服务于地区产业结构的转变。也就是说,除了在发展园区的基础上,我们还需要有更进一步的研究机构。上海据说正在成立上海的中国设计研究院,他所做的已经不再停留在一个园区的层次上,所以设计在今后的发展中必须是研究型的、社会型的。设计不进行研究就不能融入到社会,设计公司就无法良好运行。脱离研究的设计只是为金钱、权力服务,将会固步自封成为一个小作坊。设计应该是人类未来不被毁灭,除科学艺术之外的,第三种智慧和能力的体现。所以说设计师整合了上述所有的知识、所有的因素,去创造人类更加健康合理的生活方式,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们设计的作用被大家空前的重视起来,不再是一个补充了。今天我要和年轻的工业设计后辈们说,我们将来不可能都围绕商业模式,都去做商人,总要有人着眼国家未来。如果一个民族都看着脚底下,没有人仰望星空的话,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五千多年的华夏文明和民族文化,传到我们手里我们不可以只看眼前,只看到权力只看到金钱,必定要有人看到未来。

中国有一句格言:超以象外,得其圜中。我们真正要得到的东西不是这个东西的本身,而是外部。你要真正的要认识庐山,不能在庐山里面,你只有到过泰山、到过黄山、到过喜马拉雅山你才能客观地评价庐山,设计也是如此,设计真正的功夫在哪?不是知识和技巧,而在于外围和修养,修养是什么?学会扩展知识,学会应用知识,学会跟其他的知识结构的人交流,和其他设计师团结合作,那么中国的设计就有可能跳出物的牵绊,而进到我们系统的时代。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柳冠中先生(2013年中山演讲实录)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