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正声:中国设计行业现状和环境现状下的设计管理

——成熟的设计管理永葆设计的活力

        如果将设计与管理这两个概念组合在一起,变成设计管理的时候,从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则会产生多种不同的字面意思。可以是对设计进行管理,也可以是对管理进行设计;可以是对产品的具体设计工作进行管理,也可以是对从企业经营角度的设计进行的管理。所谓狭义的设计管理,简而言之就是将其下的每一个设计规划整理到了不同系统里,然后进行管理。据我所知苹果公司有一个被称为anpp(apple new product process)的新兴系统流程这也是一种设计管理。苹果是一家特别大的公司,而且需要很强的创新力,这样的公司一般来说都设有独立的设计队伍。而像汽车厂就不会有,因为这个牵扯到保密的问题而且牵扯的批量比较大,投资规模也不小,所以对于储备设计队伍的举措往往很谨慎。又比如说你家具没有这么快的更新换代,很多过去设计的东西现在都在卖,而汽车则不会,汽车经典的东西都只是用于收藏,因为技术发展太快,而家具是低技术高设计含量的产业。电子产品技术的革新就比汽车更频繁,所以当你一旦踏入到电子设计行业你就要一直进步。如果在电子行业领域里面,没有找到新的技术性的东西,不一直保持进步的话肯定就会被淘汰掉。

                       华帝大赛年鉴1  前部分2015-3-2最新1改

        设计师是一个需要有丰富创意的群体,但是许多人的发散思维非常远,看到一个东西就会开始泛泛地想,而且都是从边上想出来的,所以他注定不会成为很成功的人。因为这样的思维结构创造的都是小发明。只有当他回归的时候,认识的规模比较宏大,对产品的技术、工艺、结构等等有一个较全面完善的了解的时候,他才可以做他想做的东西。这是不一样的,这和行业有关系,和大小也有关系,但是可以说,设计师这么做才能充分体现原创、发散的想法,这才叫设计。这个设计控制能力的度和极点不同然而中国的企业大部分都是从计划经济走过来的,三十几万人规模的企业往往就只有两、三个设计师,他们把设计师当成是做产品造型的。设计师的概念是什么?设计师是把城市规划的概念和建筑的概念全都归到设计概念里面,把他们放在一起是完全一样的。第一个是想法,你做建筑的,工程师想出来大概都一样,但不同的设计师对于这件事的想法往往不同。建筑师就是把各种想法用空间和图纸表现出来,设计师就是把各种想法用图跟模型表达出来。设计师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往往下一秒就被领导全盘否定了,所以有想法的设计师在这样的企业都呆不下去。我刚回国的时候,在企业里面做工程师、设计师,后来做收音机电视机的开发;在千叶大学我是读设计管理学的,最后在东芝生产中心里做设计师,两年多后我跳出来以后想回到老东家。回来之后我就找,后来发现倒闭了,作为国营的这么大的公司都倒闭了,为什么呢?因为它完全就是一个生产的体系没有开发体系。我回来抱着唯一的就是希望,希望可以把设计搬进学校里去,学校的开放性更高,能有更多的自由让你去做更多的东西。把创意产业变成服务产业,最大的英国设计创意产业就是当你设计的东西突破了系统,到最后能够产生足够的利润,企业只有产生利润才能体现价值,而这是通过设计专利取得的,并不是讲你设计本身能产生多少利润,这是两个问题。

 华帝大赛年鉴1  前部分2015-3-2最新2修改

        很多小企业要成立设计部,甚至培育品牌都很困难他们有的认为做品牌需要投入大量钱,有的则认为做设计没有必要。其实小企业是要联合起来,整合成一个系统,由政府或者协会成立一个机制来管理。中国把工程看得很重却把社会学看的很低,但是一个企业如果只有工程师是肯定不行的。你这个企业是一个综合的体系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公司是Google公司。在里面,你可以拿出20%的时间来做自由创作项目,这类企业的活力在于它的开放性,在于员工原创的东西都是偶然发生的要求员工要有很多的想法。如果企业模式进行扁平化,垂直需要,往往导致设计师对扁平的需要完全扁平。我现在做我的结构很清楚,那是我记忆上的,我不会跟人去抢。但是假如你能把结构搞清楚,你对设计的理解肯定是比较高的;其次就是我要有各种想法来做这个东西服务社会重点要实一些,我要明确我完成的是一个什么东西目标。比如说同济大学,第一,学生在一起做研究做项目很积极很有朝气,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学校;比如说同济大学,第一,学生在一起做研究做项目很积极很有朝气,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学校第二,它在学术方面的交流很宽广也很频繁;第三,研究生以上群体的状态相当不错,团队氛围活跃。你要给学生看到这个东西,看学校的活力,展览啊、它的碰撞啊,这是学校的重要性。我想要做这么一个人–教育的前期策划非常重要,现在我们的教育前期策划几乎没有,叫综合类教育。综合类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我没想法,什么都可以教学。这叫综合,这是前期的想法,没想法了,设计师直接开始做,做漂亮了,可是做漂亮以后呢?就完成了。没想法了,他就回到了设计,回到了设计师的地位,就是:我有各种想法了,只有美观的想法。

 华帝大赛年鉴1  前部分2015-3-2最3新修改

        以日本的铁路系统为例,日本的做法是把一个城市化成方格子。这一点很重要,方格子,即平均主义。做设计都知道,平面设计先要画网格,网格就是什么呢,网格就是系统。我做网格,一个点,走出去东南西北,每一个网格的交叉点半个小时,这就看你设计的本事,像设计马路一样,日本做得很好,然而我们的路的设计就不合理了。同样的一个平方公里里面,日本的马路是上海的一倍。马路的毛细越多,车子越少啊。但是即使日本车流量比我们高一倍,他先做网格,网格做好了以后呢,六个大点设一个大站,三个点设一个中站,一个点设一个小站,交通系统规划得相当好。所以从电车开进,直到机场(skyline express),开进来衔接便捷快速。我们就没有系统化规划,国家管铁路,管一个城市到一个城市,城市再管里面的铁路,然而大家伙互相不管,我从杭州坐车到上海45分钟,到了虹桥十点以后,车子叫不到了,排队排了一个小时,开到目的地四十五分钟,我在上海市内交通就要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结果我从杭州到上海才45分钟,这样太不合理了,全上海人都到虹桥枢纽去坐车,这是主流现状但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这是规划存在问题。政府部门宣扬说我们有多大规模的虹桥枢纽,把这个当成业绩来看待其实从系统的规划角度来看,内行的人都知道,这是上个世纪欧洲的做法,到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欧洲人已经开始批评这种做法了。也就是说,一级集中肯定是不对的,现在中国所有的问题都是系统规划出问题。作为大水电站来讲,用电紧张时,解决不了电的问题,下大雨时,解决不了下大雨的问题,干旱时解决不了调水的问题。每个县有个水电站不是更合理吗?结果做一个很大的水电站想要解决整个中国的水利问题,那完全是不科学的。

国外是怎么做的呢?他们的系统规划与创意设计是不冲突的。譬如我们的奥运会场馆,负责做结构的队伍都是由外国的建筑公司来收编的。无论是做结构的,还是施工的队伍里,都安插着很多的设计师,以确保年轻的创意能够真正融入到整个建造过程中去。而中国的设计师队伍里实际上有创意的人很少,或者说能挥洒创意的机会很少。就是说,当你的大系统做好了,你的创意就有了发挥的场地。大系统没做好,则会抑制你的创意发挥。这是第一点其次,未必你有机会直接发挥,当你把握住机会越做越好,时间长了以后,你了解的结构会越来越多,最后慢慢势必会变成做管理的。

(以上为根据殷正声教授访谈内容整理所得,略有增删)

回复